<strong id="yg4iq"><option id="yg4iq"></option></strong>
  • <wbr id="yg4iq"></wbr>
    您好,歡迎來到中國評估網,國內最權威專業性資訊平臺! 評估論壇| 幫助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陜西多家醫院院長涉“回扣”被檢方帶走
    作者: 文章來源: 瀏覽次數:23538  時間:2007/1/1 5:32:00 

      進入7月份后,陜西多家醫院院長被檢察機關帶走后再沒有回來,一起被帶走的還有這些醫院的骨科主任等手術尖子。

      華商報記者已證實有5家醫院院長被抓。而知情者說,全省至少十余家醫院院長“出事”。日前,陜西省衛生部門緊急下文,要求醫務人員在9月25日以前上繳灰色收入到“廉政賬號”。

      10月12日,陜西省韓城市礦務局總醫院。一位中層領導說,醫院院長和骨科主任被抓走后,醫院震動很大。醫院2個月沒發工資了,一些護士每月僅1000塊錢工資,現在靠借錢生活。

      韓城市礦務局總醫院:人心惶惶,有人不愿當領導了

      10月12日,在韓城市礦務局總醫院,一位醫務人員得知華商報記者找院長程建昌時說,“他出事了,已經不是院長了”。

      在該院行政大樓,一副院長辦公室擺滿了書法,而斜對面一間辦公室里,這位副院長興致勃勃地和同事談論著書法。

      得知記者來意后,這位副院長變得沉默。最后他說,還是通過宣傳部門說吧。

      該醫院黨群部負責人杜育鴻承認:程建昌被西安市蓮湖區檢察院帶走了。當華商報記者再次詢問程是否回來時,杜育鴻含含糊糊說不清。只是說現在上級已經委派了一個臨時負責的院長,如果要想了解更多的情況,必須要經韓城市礦務局同意。

      該院一位中層干部透露,院領導被帶走是今年7月份的事。這位知情者說,和院長一起被帶走的還有骨科主任程清平。院長程建昌原來也是骨科主任上來的。程建昌 畢業于華山冶金醫學??茖W校,大專學歷,骨科副主任醫師,骨科臨床有30年的經驗,在當地很有名氣。但他可能就栽在了這些上面,骨科手術耗材背后隱藏著巨 大的利益。

      該院另外一位資深醫生說,程清平10年前和另外一位醫生競爭骨科主任的崗位,最終程清平勝出。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程清平也是最終栽倒在骨科主任的崗位上。

      一些醫務人員說,醫院本來效益就不是很好。有的老同志每月3000元工資,扣除醫療保險、住房公積金等后,每月也就2000元錢左右。領導出事后人心惶惶,有的人都不愿意再當領導了。

      韓城市人民醫院:院長和倆科室主任被帶走

      華商報記者還了解到,韓城市人民醫院院長和兩名科主任被西安市蓮湖區檢察院帶走后,均沒有回來。

      趙亞軍是韓城市人民醫院黨委書記兼副院長。他說,7月份西安市蓮湖區檢察院來人,將院長張勝強和創傷科主任楊小明以及骨科主任楊立民一起帶走了。

      熟悉院長張勝強的人說,張勝強為人豪爽義氣,說干就干,膽子特別大。“這個膽子大和義氣,干好了就是魄力,干不好了就是走上另外一條路的添加劑”。

      趙亞軍承認,醫院出事不久,就接到上級通知,要求在醫院里面建立廉政賬號,限期讓醫務人員將收取的紅包上繳。

      到底收到醫務人員上繳的多少灰色收入,趙亞軍說:組織規定不能問,也不能向外透露,“包括我們都沒權力問”。

      華縣人民醫院:將回扣放在“小金庫”就好了

      10月9日,華商報記者來到華縣人民醫院采訪。爆料人稱,該醫院也有人被檢察院帶走。

      華縣醫院副院長兼新聞發言人井博文說,今年7月份,西安市灞橋區檢察院幾名工作人員來到醫院,讓紀檢組長找來醫院院長楊峰和骨科主任梁西興,在談了一會話后,就將兩人帶走,再也沒有回來。

      井博文說,兩個被帶走的人都是業務骨干,對醫院影響很大。醫院另外一位干部將院長被抓事件,歸結為體制問題。這位干部說,醫院修建的辦公大樓才啟用1年 多,醫院背負了很多債務。在實際工作中,醫生一些行為難免不和效益掛鉤,要賺錢還債呀。井博文無奈地說:能否讓醫生遠離銅臭味,回到本身工作中去,好好地 救死扶傷呢?

      上述那位不愿具名的干部說,雖然個別醫院給醫生下達有經濟創收任務,但個人拿回扣畢竟觸犯了法律。如果院長將回扣放到醫院公賬上,即小金庫內就好了,“最多違反紀律,也不會觸犯刑法”。

      資料顯示,2013年華縣人民醫院院長楊峰接受華縣政府網站采訪時說,采取“上級爭取一點,銀行貸一點,單位墊一點”的辦法,多渠道籌集資金,有力地保證了醫院新樓按計劃順利進行。這座新樓大約在2014年5月份投入使用。

      據了解,楊峰此前是醫院黨委書記,今年45歲,才上任院長兩年時間就出事,令很多人感到惋惜。

      當天,華商報記者遇到一位向醫院推銷信息建設的男子,正在和醫院財務、信息科兩個負責人走出醫院。最后,醫院似乎委婉謝絕了這名男子的要求。

      隨后,記者以醫用耗材同行的身份了解情況。這位男子說,他原來做其他行業,最近才開始涉足醫療方面的推銷。

      他將記者拉到沒人處說,這里面學問很大。一般是先要拿下科室主任,最后在科室主任的推薦下,才能見到醫院院長。

      那么給醫院相關人員多少回扣,才能搞定呢?該男子說,一般是給科室主任5%的回扣,給院長10%的回扣。該推銷代表顯得很迷惑,“最近在渭南,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些醫院領導都不敢出來見面,上門也不理”。

      迷惑的衛生局長:耗材采購害了很多好醫生

      L局長是陜西渭南某縣的衛生局長,在這次骨科耗材回扣窩案中,該縣也有兩名醫院院長被戶縣檢察院帶走。

      L局長說很痛心,他們經常召開廉政會議,包括簽訂相關廉潔責任書。“我們甚至帶領大家去監獄,聽取公職人員做犯罪報告,但還是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在該縣,兩位醫院院長的口碑卻相當好,不管是縣領導還是其他人,都認為這兩位院長“將兩個很爛的醫院搞到今天,確實付出了很多”。

      L局長說,現在藥物都是國家統一配送的,不會出現什么事情,最怕的就是耗材采購。他甚至建議,耗材采購能否讓縣政府統一進行。

      上述兩位院長被帶走后,由于沒有給單位發過書面通知,L局長專門到戶縣檢察院詢問。對方告訴他,此案已經上報上級機關,正在等待決定。該縣衛生局也下傳了上級衛生部門的通知,通知全縣醫務人員在9月25日以前上繳灰色收入。

      知情者:據說案發來自一個賬本

      到底有多少醫院院長被抓呢?涉及到多少醫務人員呢?

      “全省至少10多個醫院的院長被抓”,一位曾經配合過該窩案辦案的執法人員透露。

      華商報記者證實,僅渭南市至少有5家醫院的一把手被帶走后均沒有回來。目前這些人員被帶走的時間已經過去兩個多月了,或已被采取強制措施。而渭南市人大常委會,也同意檢察院對作為人大代表的院長采取強制措施。

      這種牽扯到眾多醫院領導和重要科室主任的案件是如何暴露出來的呢?一位接近辦案者的人員透露,案件牽扯到一家叫公司。這家公司給多個醫院發回扣的一個賬本,不知道是有人舉報還是無意遺失,最終到了西安市檢察院。檢察院順藤摸瓜,于是案件很快就大白于天下。

      華商報記者已證實,在這起窩案中,西安市檢察院至少指派灞橋區、戶縣、蓮湖區檢察院上手辦理此案,基本上都是一家檢察院對應一個縣。10月15日,西安市 檢察院綜合處一位負責人證實,渭南市幾家醫院院長涉嫌犯罪的案件,是西安市檢察院指派幾家區(縣)檢察院辦理的。

      案件到底牽扯到什么事情呢?韓城市礦務局總醫院、韓城市人民醫院和華縣醫院等等,被帶走的都是骨科主任,其中一家被帶走的是創傷科主任。而這些科室是使用醫療耗材最多的科室。顯然,問題就出現在這里。

      醫務人員:“到底上繳多少才不會有事”

      一位資深醫藥代表告訴華商報記者,最早醫藥未公開招標前,藥品利潤豐厚,藥品進醫院一般“院長一次性給到位,再給分管副院長、藥劑科主任做好工作就行了,剩下的就是每月或每周與科室或者醫生個人結算”。

      后來公開招標了,醫藥市場越來越透明,利潤越來越薄,最終很多醫藥代表都被擠到耗材器械上去了。“比如骨科,多家鋼板可以選擇,醫院連庫房都不用進,醫生有時一個電話打過來,讓直接送到手術室”。

      這位人士稱,類似因耗材導致多名醫生被抓的情況,此前并不鮮見。前幾年西部某省,一個做耗材的銷售代表一年花200多萬拉關系,但沒有做成一單,一怒之下直接舉報,結果導致該省大多數骨科尖子、主任院長被抓。

      華商報記者了解到,與眾多醫院院長和重要科室主任被抓相伴隨,今年7月份開始,陜西省衛計委下發文件,內容大概是每個醫院在銀行設立廉政賬號,限期在 2015年9月25日以前,醫務人員收取的各種回扣、紅包上繳該賬戶。知情者透露,醫生上繳的錢,醫院任何人不能過問錢數,也不能追究責任。只要上繳,就 不會追究刑事責任。

      在采訪中,華商報記者在多家醫院都看到類似的通知,這些限期上繳“灰色收入”的通知貼在醫院行政樓內的通知欄內,但語言極為隱晦。一些醫生私下相互打聽,“到底上繳多少才能不會有事呢”。

      四川高值醫用耗材陽光采購,同行可舉報

      此前陜西曾出現多家醫院科室主任被帶走現象。資深人士透露,約兩年前,西安數家三甲醫院心臟外科主任和醫生牽扯到耗材回扣案,陜西省某地級市公安局刑偵部門辦理此案,曾經在醫療界引起巨大震動。但不知為何,此案沒有見到有關部門通報。

      韓城市礦務局總醫院一位中層干部說,去年醫院使用的耗材總共不到100萬,能分到院長和科室主任手里面的“應該非常有限”。

      而有的人認為,韓城市算是縣級市,這里有煤礦,可能用到類似骨傷患者使用的耗材還能多一些,而其它縣醫院使用的耗材極為有限。稍微貴一點的耗材和比較大的病,一般患者都去大醫院去看。

      “其實,省城大醫院的耗材肯定貓膩會更大”,一位縣級醫院的副院長說。

      來自業界的消息稱,四川省基本藥物集中采購中心曾發布通知,推行高值醫用耗材集中掛網陽光采購。其中規定:企業要如實填報最低價,在最低價基礎上再降10%作為招標價;填報最低價后公示,讓同行互相舉報,不是最低價的,要處罰直至取消掛網,踢出四川市場一年。

      中國醫療器械促進會聯席理事長韋紹鋒評論認為:這次通知降價幅度太狠,企業最不愿意全國價格聯網,現在已經無法回避了。如果四川參考了寧波的骨科耗材(在寧波已降72%)再降10%,大割肉時代真的來了。

      按上述計算,骨科耗材價格降價竟然動輒七八成,顯然利潤空間巨大。

    典型案例
    超出訴訟請求的調解協議法…
    [案情] 2001年10月,原告某鎮文化廣播站將改造花燈等工程承攬給被告李某。在承攬施工過程中,李…詳細
    楊海波等販賣淫穢物品牟利…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楊海波,男,25歲,黑龍江省武常市武常鎮人,農民。因涉嫌販賣淫…詳細
    豐田訴吉利一審判決書
     原告(日本)豐田自動車株式會社,住所地日本國愛知縣豐田市豐田町1番地。   法定代表人…詳細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浦東大道2000號陽光世界大廈24C 電話:021-58361812 傳真:021-58361812-830 E-mail:ca6com@163.com
    copyright 2000-2013 in 中國評估 技術支持:上海中迎網絡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15387號